品牌再升级业务三级跳哈啰剑指本地生活

从共享单车大战中走出来的哈啰如今更像一个独立的本地生活平台了——你不仅可以用它骑车、打车、搭顺风车,还可以通过它运货、订酒店、买东西……

4月25日,“哈啰出行”宣布将品牌升级为“哈啰”,并启用“陪伴生活每一天”的全新品牌口号。这一发布标志着哈啰在产品、安全、技术和社会责任等领域的全面升级,也开启了这家公司从移动出行平台向本地出行及生活服务平台转型的新发展阶段。

从“哈罗单车”到“哈啰出行”再到“哈啰”,哈啰在五年多时间里完成两次品牌升级,背后则是业务从单一共享单车企业到移动出行平台,再到本地出行及生活服务平台的“三级跳”。

各项业务的快速发展推动公司业绩稳健增长。2021年财务数据显示,公司营业收入超过100亿元,同比增长超60%,增速同比翻番。随着收入规模的大幅增长以及运营效率的不断提高,公司2021年毛利水平实现大幅度提升,同比提高超过一倍。

新业务表现尤为亮眼,在整体业务比重愈发显著。截至2022年4月25日,哈啰注册用户突破5.5亿,推出的产品和服务囊括哈啰骑行、哈啰电动车、小哈换电、哈啰顺风车、哈啰打车及哈啰租车等,业务多元化布局日益清晰。

“经过多年的业务探索,哈啰确立了‘基于出行的普惠生活服务平台’的发展方向,” 哈啰CEO杨磊透露,“哈啰”新品牌承载着公司加速构建“出行+本地生活”服务生态和长期深耕生活服务领域的愿景。

两轮车目前仍然是哈啰的主营业务。2021年,哈啰来自共享两轮的营收保持稳步增长,全年营收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显著。与此同时,共享两轮业务更出色的精细化运营能力驱动毛利大幅提升,全年实现毛利新高。

哈啰曾凭借差异化策略成为单车大战中的幸存者,如今,当共享单车的生意进入下半场,精细化运营则成为哈啰的优势所在。比如,今年6月,哈啰宣布率先实施“0530百城保障计划”,推动各城市运维团队争分夺秒响应路面调度需求,进一步改善路面秩序。这意味着,企业在接收到城市管理者管理需求后,需要在5分钟之内进行响应,30分钟内到场并进行现场清运调度处理。

但哈啰的野心已经不止于共享单车生意。以2019年为开端,哈啰开始布局新业务版图,如今,哈啰顺风车、哈啰打车、哈啰电动车以及小哈换电组成的新业务“四驾马车”已初具雏形。

2021年,以电动车为代表的哈啰新业务增长强劲,收入实现了数十倍的增长,在整体业务中的占比进一步接近共享单车。截至2021年底,哈啰电动车全渠道销售超60万辆,累计拓展门面超过3000家,销量提升和渠道拓展速度位居行业第一。在生产端,哈啰今年已完成两大生产基地产能布局,实现了“以智能制造为导向的实体经济发展”转型。

与此同时,2019年6月,哈啰出行联合宁德时代、蚂蚁集团共同出资进军“两轮出行换电领域”,推出两轮换电品牌“小哈换电”,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大的两轮车基础能源网络,面向公众提供两轮电动车换电服务。“小哈换电”在过去两年完成多轮融资,业务已在全国超300座城市落地。

四轮方面,成立3年多的哈啰顺风出行总完单量已达3亿,认证车主数量达1800万;哈啰打车采取自营+平台开放的方式,目前业务已覆盖全国超200座城市。

以“出行”为基点,通过平台的流量积累,进一步打入本地生活服务市场,是哈啰正在走的新路。如今,哈啰的业务版图已经延伸至租车、火车票、门票等多个领域。

一方面,和现有业务的产业协同仍然是哈啰资本布局的重点。去年12月24日,哈啰发起成立哈啰产业投资基金,总规模30亿元,主要专注于打造哈啰生态链,布局哈啰供应链中高科技领域的投资。

另一方面,哈啰的投资已经开始着眼于本地生活相关的“新基建”。就在哈啰产业投资基金成立前一个月,11月30日,哈啰宣布加入了顺丰同城港股IPO的基石投资人行列,双方达成战略合作,在换电基础设施、智能硬件、本地生活等领域开展合作。

第三方即时配送平台是本地生活领域重要的基础设施,顺丰同城又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第三方即时配送服务平台。可以说,这笔投资是哈啰完善“出行+本地生活”生态的重要一步。

哈啰CEO杨磊认为,在高手如云的商业环境下,任何一家公司都很难在一条小赛道中活得小而美。过去几年,美团、滴滴、携程等公司在本地生活领域不断入侵对方的腹地也印证了这个道理。

过去几年,从单车、顺风车再到电动车业务,哈啰善于抓住机遇,持续以挑战者地位实现逆袭。

比如,哈啰于2020年7月正式进军自主品牌的电动车业务,通过以软件定义硬件的方式,切入两轮电动车的智能化赛道。这正是抓住了弯道超车的机遇期。2019年4月电动车新国标正式实施,随后全国各地陆续出台管理政策,为超标车设置过渡期。可以预见的是,从2021年至2024年这一段时间,全国上下将迎来一波密集的换车高峰。

对于哈啰而言,家用电动车的用户粘性和活跃度远高于共享单车,更何况,哈啰试图在电动车产品智能化层面进行突破,行业首创VVSMART超连网车机系统,创造人车互动、车辆能源、车辆安全、售后服务、出行生活等两轮电动车的体验,这在链接本地生活场景时也将更有想象空间。

再比如,哈啰切入四轮市场没有一上来就做打车业务,而是从更轻巧的顺风车业务入局的。

2019年初,滴滴顺风车下线,哈啰顺势上线顺风车业务,在杭州、成都等六座城市试点,到如今,哈啰顺风车认证车主数量已达1800万。2021年,该业务全年营收和交易额等各个方面均实现较大增长,跃升行业头部品牌。作为顺风车市场的后来者,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已属不易。值得一提的还有,仅上线年的租车业务,也已成为租车平台增速第一的新势力。

依托哈啰单车体系已搭建起较为成熟的运营、地推能力,同时凭借过去接近两年的四轮业务的探索,哈啰在网约车的运营方面积累了一定经验。最终,在2020年10月底,哈啰出行在原有顺风车业务、聚合打车的基础上,启动新业务“哈啰打车”,入局网约车领域。

作为后来者,哈啰从解决行业痛点出发切入网约车市场,“以高性价比”差异化策略提升了市场份额。不同于其它网约车企业以接单数量作为车主的考评依据,哈啰打车是首家直接提出“服务车主”理念的网约车平台。哈啰打车方面同时强调,将坚持主流平台低佣金政策,持续为乘客提供“更普惠”的出行服务,通过平台低佣,同时让利乘客和车主。

同样地,本地生活赛道虽然竞争激烈,但仍有很大的市场空间。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到2025年,中国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将从2020年的19.5万亿元增长到到35.3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2.6%,本地生活服务的线%。

哈啰曾在招股书中提出“飞轮效应”这一名词。亚马逊、英特尔等公司的发展都伴随着这一历程——虽然初始阶段,需要灌输能量推动飞轮旋转,但是一旦飞轮旋转起来,会越转越快,每次滚动都会带来更多的增长。

随着新业务的不断开拓,哈啰逐步构建从单边到多边,从纵向到横向的多元化业务布局。数据显示,使用过两种或者两种以上业务的用户占比已从2020年底的34%提升至2021年底的40%。多场景业务协同和渗透进一步提升,哈啰的“飞轮效应”渐显。

哈啰业绩的出色表现也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2021年,哈啰获得多轮融资加持,年内完成融资达5亿美金。此前,哈啰背后的投资方已经集结了蚂蚁集团、GGV、成为资本、复星集团、春华资本以及大湾区基金等知名财务投资机构。在去年的两轮融资中,哈啰分别获得宁德时代和阿里的首次入股,更多重量型战略股东的入场为哈啰业务发展提供了资金和资源的双重助力。比如,宁德时代在电池领域的领先地位,可以让哈啰电动车的产品得到更有力的加持;而与阿里生态体系更紧密的协同也会让哈啰的服务生态变得更加丰富,这些对哈啰无疑都是最好的背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