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纳达尔的“以一敌二”

场上的纳达尔向来严肃,但这一次他的表情异常凝重。仔细看,你会发现他的发球有些和平时不一样,对拉中也少了许多势大力沉的击球。因为他不仅要和强大的后辈对抗,而且要抵住伤痛的困扰。“以一敌二”,他居然赢了。

6日温网中央球场上演的这场男单四分之一决赛,由36岁的纳达尔对阵比他小了整整一轮的美国人弗里茨。西班牙人有着更丰富的经验,开场第一局即把握住机会破发,给了从未有过大满贯八强赛经验的弗里茨一点颜色看看。

然而,毫无包袱的弗里茨很快以令人赞叹的表现告知人们,他连过4关靠的也不是运气。趁纳达尔发球不尽如人意,弗里茨随后两度破发,6:3拿下首盘。

第二盘开局两人互破之后,纳达尔第七局遭遇被动,两度被对手逼成40平。他发球时看起来不能完全伸展用力,他转身向球童要球时表情闪过一丝痛苦。记者席上,已经有敏感的同行惊呼:“他遇到麻烦了,他遇到麻烦了。”

没错,艰难保发以4:3领先后,纳达尔申请了医疗暂停并离场。观众席上一片嘈杂,而当弗里茨已经站回场内时,更多观众起身,竭力望向场边的球员通道……

纳达尔回来了,掌声瞬间响起。而当他拿起球拍,做出准备迎战的姿势,现场更是一片沸腾。从这一刻起,纳达尔的每一次得分都明显得到了比对手更多的喝彩。本来“势均力敌”的助威突然分出高下。

“我的身体状况总体良好,但腹部确实出了点问题。”向来不愿在比赛中透露伤情,即便前几天被记者追问腹部为何贴着胶布也不愿多说的纳达尔承认了。“有许多个时刻,我真的觉得自己没办法完成比赛。”

亲友团看不下去了,纳达尔的父亲使劲做着手势,西班牙人透露那是在要求他退赛。医疗人员能做的也着实有限。“医生给了我点消炎药和止痛药,理疗师试图帮我按摩放松,但说实话那很难有效。”

“可是我真的想要完成比赛,输赢都没关系,当然我更希望获胜。所以我豁出去了,我为自己的拼搏精神感到骄傲。”

奇迹就这样上演,纳达尔7:5拿下第二盘,3:6输掉第三盘,然后又以7:5把两人拉回同一起跑线。决胜盘战至“抢十”局,5:0强势开局的纳达尔彻底让对手消沉,10:4拿下,纳达尔只是轻轻举起左臂握拳,脸上没有笑容。

忍着伤痛比赛,纳达尔表示自己其实早已习惯,“显然我不是那种职业生涯没遇到太多状况的球员”。事实上就在一个多月前,他也是拖着打封闭的左脚征战法网,然后第14次在红土大满贯捧杯。

“腹部的伤也不是什么新伤,已经有些日子了,只是今天尤其糟糕,疼得有点要超过我所能承受的。”纳达尔说他7日还要接受检查,8日能否参加半决赛现在还给不了明确答案。

不过,他法网过后也曾表示不确定能否出战温网,但接受脚部治疗后感觉有好转就立刻奔赴伦敦。

“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即便真的很疼,我也不会轻易退赛,不会轻易离开温布尔登。”这是他6日坚持到底的理由,接下来也适用。(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