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凉了吗?其实活得还不错

入职新工作半年的志胜(化名),偶尔会怀念此前在搜狐工作时的场景:虽然业务建树不多,但工作氛围温和,“想卷也卷不起来”,甚至在提出离职后,她还在工位上心无旁骛地“摸鱼”了一整周。

听她说起这段“佛系”的经历,很多人诧异,但又觉得有些意料之中——搜狐这个一度叱咤风云的互联网门户网站,早已度过它的全盛时代。

谈及搜狐,网络上不乏疑惑和调侃:搜狐目前的核心业务是什么,难道是张朝阳的直播物理课?

财报显示,搜狐该季度总收入为1.95亿美元,净利润1200万美元,超出市场预期。其中,在线亿美元收入,占据总收入的八成。

这份财报难称亮眼,却也符合搜狐一贯的“低调”风格。搜狐创始人兼CEO张朝阳表示:“得益于在线游戏业务的稳健表现,集团盈利超出指导性预期。”

和搜狐的“低调”相比,张朝阳在网友眼里“高调”许多。他最近一次出现在镜头下,是7月末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的直播间里。谈及人生目标,张朝阳说:“人活着应该折腾,一定要留下痕迹,做有意义的事情。”

人们不禁好奇:这座退守一隅的“互联网中厂”,是否已找到独属于自己的存身之道?毕竟,“小而美”也是一种美。

她说:一方面,搜狐工作氛围温和,人情味很浓;另一方面,部门在宏观上存在内耗,业务难有建树,“累是累了,干也干了,但没什么项目真的成立,只是走过场。”

查阅过去5个季度的搜狐财报,其营收主要分为3个来源:在线游戏、品牌广告和其他。这个包含了资讯、视频等业务的“其他”,在过去曾被视为搜狐的标志性产品,如今却只能贡献不到1500万美元的季度营收。

而支撑起搜狐收入大头的,是“在线亿美元左右的营收,最高占据搜狐季度收入的80%以上。

这头“现金奶牛”是什么来路?其实就是搜狐2007年发行的网络游戏《天龙八部》。

运营十多年来,这部武侠游戏积累了一批忠实粉丝。巅峰时期,搜狐甚至打出了“两亿人的武侠梦”的口号。据玩家推算,直到2020年,《天龙八部》仍然保有数十万的活跃玩家。

2017年,有鉴于中国手游市场的兴盛,搜狐推出了《天龙八部》手游版,并在此后接连推出《天龙八部怀旧服》、《小浣熊百将传》等游戏。2021年11月,搜狐畅游CDO(首席数据官)韦青曾在朋友圈发文:“热烈庆祝《天龙八部手游》国内流水破百亿!”

借着游戏业务的蓬勃发展,搜狐在“门户网站大溃退”的潮水中,依然能做到屹立不倒。

腾讯、网易、新浪、搜狐,并称为中国互联网四大门户。那时的搜狐手握搜狐新闻、、搜狐畅游等多张好牌,于200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02年即实现全面盈利。

但也正是从那时起,门户网站的光辉逐渐褪去。搜狐剥离出了游戏(搜狐畅游)和搜索(搜狗)业务,分别在2009年和2017年赴美国上市,此举被外界戏称为“养儿防老”。

其中,搜狗虽然一度交出亮眼的成绩单,但其核心搜索业务最终不敌百度,在2021年作价11.8亿美元卖给腾讯,搜狐的财报中彻底失去了“搜索广告”这一来源。畅游也是一路跌跌撞撞,继2019年跌去近七成市值后,于2020年完成私有化,重回搜狐怀抱。

从数据上来看,这让搜狐的营收来源变得更加单一,近乎于一家纯粹的“游戏公司”。但作为搜狐营收支柱的《天龙八部》系列游戏IP价值仍在,它所占据的“端游”和“武侠”赛道,在国内有一批拥趸。

近几年来,搜狐的在线游戏业务收入连年上涨,2021年更是达到创纪录的6.38亿美元,占总收入的76.3%。

在其他收入方面,搜狐则变得越来越“佛系”。2017年,其品牌广告收入一度达到3.14亿美元,2020年以来则减至1.5亿美元以下;倒是视频业务逐渐扭亏为盈,从2017年净亏3.02亿美元,到如今每季度都能带来上千万美元的进账。

今年58岁的张朝阳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并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学位。2021年起,他在开讲物理课,其风趣生动的讲课风格吸引了不少观众,许多人留言称“受益匪浅”。

同年,他还因一条“反内卷”的言论爆火出圈:“建议年轻人不要过度努力,太过拼搏是有伤害的,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

这个看遍互联网行业变迁的“网红教父”,对“复兴搜狐”似乎仍有野心。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张朝阳放出豪言:“3年时间,搜狐将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

拿它和当年的竞争对手对比,落差清晰可见:截至8月9日,搜狐市值为6.65亿美元,网易市值589.8亿美元,腾讯约3656亿美元。就连差距最小的新浪,退市前也有25.85亿美元市值,约为搜狐的4倍。

张朝阳曾自嘲:微博和微信的崛起,就像左右扇了我两记耳光。在社交领域,搜狐也做出过突围,在2019年发布了“狐友”App,张朝阳为其卖力站台,但市场反响始终平平。

错失了直播、社交、电商等风口,搜狐目前能倚仗的,也只剩下根基深厚的游戏业务,和张朝阳笃信的“价值直播”。有人质疑它“吃老本”,有人说它在等待机会,无论如何,搜狐的现状还算乐观,它也在前行中探求自己的存身之道。

前不久,张朝阳做客俞敏洪直播间,两人一起散步、露营、星空对谈,长达5个多小时。他们都是名校毕业不久后即创业,曾在各自领域开疆拓土;当下,他们也都身负企业的转型压力。

门户网站的时代落幕了,但“佛系中厂”的设定依然吃香。不少离开搜狐的职场人表示,搜狐工作压力小、涨薪快,自己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已经离开搜狐3年的志胜记得,自己提出离职后,曾在工位上心无旁骛地“摸鱼”了一整周。部门领导经过她身旁,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你是一点活都不干了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